NASA两名宇航员已在空间站驻留1个月 为返航做准备工作

[摘要]现在,NASA和宇航员们正将注意力转向返程。NASA表示,该机构目前预计本肯和赫尔利最快可能在8月2日返航。如果一切顺利,载人龙飞船将脱离国际空间站,启动推进器,然后通过大气层返回地表。

NASA宇航员道格·赫尔利(左)和鲍勃·本肯准备搭乘SpaceX载人龙飞船进入太空

腾讯科技讯 7月4日,据外媒报道,美国宇航局(NASA)两名宇航员道格·赫尔利(Doug Hurley)和鲍勃·本肯(Bob Behnken)已经在国际空间站驻留了1个月,他们的历史使命也已经完成了大半,现在开始为搭乘SpaceX载人龙飞船返航做准备。

其中,本肯已经进行了两次太空行走,而赫尔利则把自己的Twitter账户变成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地球艺术摄影展览。两人都在监测将他们送到国际空间站的载人龙飞船的健康状况,并将在几周后乘坐它返回地球,这是他们历史性测试任务中最危险的第二阶段。

5月30日,本肯与赫尔利成为首批搭乘商业火箭前往国际空间站的NASA宇航员,搭乘的是美国科技大亨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旗下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制造的飞行器,而不是NASA自己开发的飞船。

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1天后,这艘载人龙飞船(本肯与赫尔利将其命名为奋进号)自动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本肯与赫尔利在空间站受到了NASA宇航员克里斯·卡西迪(Chris Cassidy)以及俄罗斯宇航员阿纳托利·伊万尼辛(Anatoly Ivanishin)和伊万·瓦格纳(Ivan Vagner)的热情欢迎。

这次旅行标志着NASA漫长的发射休闲期结束,自2011年航天飞机项目退役以来,NASA就再也没有从美国本土将人类送入太空。本肯本周在空间站接受采访时说:“当然,对赫尔利和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在研制了几年的新航天器之后,我们终于再次再次通过舱口到达了空间站。”

从那时起,本肯已经与卡西迪进行了两次太空行走,成功地更换了空间站外部的电池。在太空行走过程中,他们能够看到载人龙飞船对接空间站,卡西迪甚至还曾转身拍照留念。本肯说:“能够回头看看并拍下一张照片真是太棒了,我认为我们拍到了一张很好的日光照片。”

赫尔利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在空间站的穹顶舱中,这是个有六个窗户的空间,可以观赏到最好的太空景色。当国际空间站以每90分钟、时速28163公里的速度绕地球飞行一圈时,他从地球的各个角度捕捉到令人惊叹的照片,并将它们发布到自己的Twitter账户上。

美国当地时间周四,赫尔利发布了一张地球从白天过渡到黑夜的照片,显示其处于半明半暗状态。这张图片以给人以平和的印象,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新冠疫情或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察执法暴力过程中遇难引发的社会动荡。

图2:赫尔利在空间站上拍摄的地球照片

赫尔利的妻子凯伦·尼伯格(Karen Nyberg)也是NASA的一名退休宇航员,她在推特上写道:“看看这里的气氛!它是如此艳丽的蓝色,黑暗与光明只一线之隔。赫尔利从国际空间站拍摄了许多非常美丽的地球照片,它们提醒我,这个令人惊叹的家园属于我们所有人!”赫尔利也称:“当我们在轨道上从白天过渡到夜晚时,我永远不会厌倦从穹顶舱看到的这幅景色。”

NASA正在庆祝这次任务发射成功,认为这是人类航天新纪元的开始。在这个新纪元中,私营部门将发挥更大的作用。特朗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当时在肯尼迪航天中心亲自观看了发射仪式,特朗普在之后发表的演讲中更是宣布这是“国家的胜利”。他说:“美国实现雄心壮志的新时代已经开始,我们这些目睹壮观而难忘升空场面的人,所观看的不单止是历史的一幕。我们亲眼见证了一场英雄行动。”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试图抓住这次发射的机会,投放了一则名为“让太空再次伟大起来”的广告。但这则广告很快就遭到了民主党人的批评,他们指出,NASA的“商业宇航员”计划(雇佣私人公司发射宇航员)是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领导下开始的。其他人也说,特朗普竞选团队此举违反了NASA的规定,即禁止该机构为“商业产品、服务或活动”背书。

尼伯格和她的儿子也共同出现在广告中,她在Twitter上说:“在我不知道或没有得到我的同意的情况下,我和儿子的视频图像被用于政治宣传,这令人感到不安。这是不对的。”如今,这则广告已经被撤下。

现在,NASA和宇航员们正将注意力转向返程。NASA表示,该机构目前预计本肯和赫尔利最快可能在8月2日返航。如果一切顺利,载人龙飞船将脱离国际空间站,启动推进器,然后通过大气层返回地表。

事实上,整个任务都是一次测试,看看SpaceX的载人龙飞船表现如何。尽管NASA此前表示,这艘飞船的升空毫无瑕疵,但前方仍有许多风险。

首先,当载人龙飞船向下俯冲返航时,会因与空气摩擦而产生巨大热量,从而测试飞船的隔热层。其次,飞船的降落伞将被展开,以进一步减缓其下降速度。然而,SpaceX过去在降落伞设计上遇到多次挑战,马斯克在发射前就曾抱怨这个问题太难解决。

第三个风险是飞船降落在海洋中。自1975年以来,美国宇航员就没有在水中溅落过,航天飞机和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一样都降落在陆地上。

本肯说,他和赫尔利预计在被吊上船的甲板之前,将在海面上漂浮大约一个小时。SpaceX始终在为回收太空舱任务进行广泛的训练,努力让宇航员尽快到达安全地带,但这也将是一项关键的测试。

本肯表示:“我对此并不感觉紧张,但是我与赫尔利确实需要确保我们做好准备的一个方面是,如果回收行动没有像预期的那样顺利进行,我们最终会在太空舱里呆一段时间。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都需要为此做好准备。”(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nwytb.com